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Pia小說網 > 玄幻 > 萬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七十六章 阿芙雅和青城雲

萬古神帝 第三千七百七十六章 阿芙雅和青城雲

作者:飛天魚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7 20:49:30

-

血符邪皇,乃是姹界曆史上成就最為卓絕的人物之一,可比擬三教的創始者。

他的神心,對精神力修士而言,自然是無價之寶。

不過,胭脂神王和嘉鴻邪神都是武道修行者,他們之所以這麼狂熱,最重要的原因,其實是憑藉這顆神心,或許可以找到傳說中的邪皇地宮。

血符邪皇,乃符道之太上,生前達到的成就極高,在他所在的時代,縱橫宇宙難遇敵手,在天地間蒐羅了無數珍寶。包括神功寶典、神器、神藥,當然最為重要的是,他留下的符籙。

邪皇地宮若被找到,憑藉他當年留下的神符,喜禪教和幽冥邪教就能重振姹界聲威,雖說無法達到抗衡崑崙界和天堂界的地步,但,至少可以擁有自保之力和反製手段,不至於惶惶然,終日在恐懼中度日。

胭脂神王和嘉鴻邪皇見克律薩將神心拿出,隻以為天堂界諸神並不清楚這枚神心的根本價值,心中皆是暗喜。

胭脂神王故作鎮定,道:“本座和嘉鴻邪神雖不是精神力修士,但喜禪教和幽冥邪教倒是有幾位精神力超過八十階的神師,將神心給他們,或可助他們達到一念定乾坤的地步。好,這場交易,我們同意了!”

嘉鴻邪神的分身投影,道:“閣下彆忘了告訴青城雲,姹界永遠是天堂界在西方宇宙的最強盟友,若此事之後,崑崙界、天龍界、千星文明遷怒喜禪教和幽冥邪教,天堂界可不能袖手旁觀。若天堂界不能庇護我們,我們隻能另謀彆的出路了,到時候,西方宇宙的各大世界誰還會以天堂界馬首是瞻?”

這話軟中帶硬,既有妥協,也有威脅。

克律薩笑道:“放心吧!姹界可是天庭實力排名前十的超然大世界,天尊不可能讓張若塵為所欲為,更不可能將姹界三教都滅掉,他們若是敢這麼做,天庭將冇有他們的容身之地。彆說天堂界,到時候盤古界、萬墟界、妖神界將率先向他們發難。”

胭脂神王和嘉鴻邪神其實也是如此認為,否則怎敢對蚩刑天他們下手?

奉仙教覆滅,已經是震動天庭萬界,固然有許多修士拍手叫好,但,做為神靈和高層,卻隻會感到恐懼。今日是奉仙教,明天會不會就是他們?

誰身上是完全乾淨的?

克律薩率先打出神心,飛向胭脂神王。

胭脂神王眸中儘是激動之色,凝聚出神氣和規則,向神心纏繞過去,準備將其收起。

但,神心的飛行速度,絲毫冇有放緩。

反而越來越快。

“不好!”

胭脂神王腦海中,浮現出這道念頭,卻已來不及閃避。

“嘭!”

神心撞擊在她身上,立即化為紗幔一般的網狀光紋,使得她行動受阻,難以施展神通和打出神器。

就在蚩刑天和魚蒼生震驚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的時候,克律薩已是出現到胭脂神王的身前,一掌擊出,接著是第二掌,第三掌……

胭脂神王根本連還手都做不到。

一連數十擊後,胭脂神王的身體,被克律薩打得四分五裂,血霧濛濛。

血霧,從紗幔般的網狀光紋中逸散出來後,立即化為一條條血河,沖天而起,向暗黑星外逃竄。

克律薩根本不予理會,心念一動,黑暗星中的氣態暗時空物質,遮天蔽地的罩落下來,將所有血霧全部鎮壓回地麵。

“為什麼?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胭脂神王聲音冷厲,難以理解天堂界為何背信棄義。

胭脂神王重凝出來的肉身,剛剛取出斯陀含黃金杵,還未來得及發動攻擊,就被克律薩奪走。

克律薩的另一隻手,抓住了胭脂神王雪白的脖頸,毫無憐香惜玉之心,一縷縷黑暗神氣如同藤蔓一般,湧入她體內,破她的道。

克律薩與先前判若兩人,冷漠得嚇人,道:“天堂界暫時還不想和崑崙界直接開戰,你們若是活著,他們豈不就知道這一切的背後是我們所為?”

胭脂神王自知今日難逃一死,道:“定論佛主和幽冥教主不會放過你們的……啊……”

胭脂神王似乎承受著莫大的痛苦,嬌軀顫抖,慘叫聲淒厲。

克律薩的背後,出現了一個旋轉著的微型黑洞,通過手指上逸散出來的黑暗神氣藤蔓,不斷將胭脂神王的修為、血氣、神魂吞噬。

看到眼前這一幕,魚蒼生和蚩刑天皆是感慨無比,果然冇有最惡,隻有更惡。

胭脂神王這一生,不知采補了多少修士,最終卻徒做嫁衣,落得相同的下場。

墮落神殿殿主奧菲,以神境世界,鎮壓了化身為比丘尼的慈航仙子,問道:“師尊,她如何處置?”

克律薩深深瞥了慈航仙子一眼。

這一眼,讓慈航仙子心生警覺,有一種完全被看透的感覺。

這種感覺,與被張若塵看穿完全不同。

張若塵看破她的變化之術是無聲無息,潤物細無聲,而克律薩的眼神卻充滿了侵略性,霸道無比。

那種感覺瞬間消逝,令慈航仙子都自我懷疑,是不是太過心虛,產生了錯覺。

以克律薩的修為,怎麼可能窺破自己的變化?

克律薩道:“你既然不想殺她,就帶回墮落神殿吧!但記住,得破了她的道,擊潰她的神魂和精神意誌,令她永遠都隻能是一個玩物,無法逃出墮落神殿。”

奧菲大笑一聲,立即施展秘法,封住慈航仙子的全身修為。

張若塵看不透克律薩的神魂深淺,冇有冒然與慈航仙子傳音溝通,依舊沉默不語,彷彿外界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蚩刑天冷嘲熱諷,道:“都說姹界是邪修,現在看來,天堂界比姹界還要邪惡十倍。連自己的盟友都不放過,一點道義都不講,今天是真的見識了!”

“唰!”

阿芙雅從天而降,霞裙月帔,如神仙妃子,背上的精靈翼,如兩片絢爛的火雲燃燒,身周流動著密集的光雨,長髮在黑暗中搖曳。

因她的到來,死寂黑暗的暗黑星,立即變得生機勃勃,充滿了無限美感。

但,就是這樣一位集美貌和氣質於一生的精靈,腳下卻滿地伏屍。

“轟隆!”

九層白塔崩塌,化為三節斷塔,後她一步墜落在黑暗星上。

嘉鴻邪神真身所在的那座神骨祭壇和黑色神殿,被她鎮壓,托在雪白如玉的手心,如玩具一般把玩。

在克律薩動手的時候,阿芙雅也在星空中動手,出其不意之下,將喜禪教和幽冥邪教的神靈一網打儘,一個也冇有逃掉。

之所以一個也冇有逃掉,乃是因為,她使用了張若塵給予的三百六十杆陣旗,結成了風雪大陸神陣。

蚩刑天百無禁忌,眼中恨意滔天,道:“好一個始女王,手段高明,將張若塵都騙過了!我若不死,必將此秘告知於他。”

“英雄難過美人關,我能理解張若塵。”魚蒼生長歎。

阿芙雅聲線動聽至極,道:“我會抹去你們的這段記憶。”

蚩刑天知道命運之道可以恢複記憶。

以鳳天的命運之道造詣,必可恢覆被阿芙雅抹去的記憶,因此,他想套出更多的話,故意激道:“你處心積慮接近張若塵,到底是什麼目的?總不會是想做未來始祖的女人吧?哈哈!”

阿芙雅顯然是看穿了蚩刑天心中所想,道:“其實,告訴你,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使用始祖的手段,抹去你的記憶,這個時代,冇有任何人可以恢複。但,你尚冇有知道這一切的資格!”

被阿芙雅如此蔑視,蚩刑天氣得嗷嗷直叫,嘴裡吐出各種難聽的話辱罵。

最終,逼得阿芙雅以神通,封住了他的嘴巴,才清淨下來。

阿芙雅收回血符邪皇的神心,與克律薩站在黑暗中密議。

張若塵很想催動真理之心,感知他們密議的內容,但阿芙雅的神魂強大,必會生出感知。

就在張若塵思考,要不要趁這個機會,出其不意的出手將阿芙雅重創,然後將二人一起鎮壓的時候。突然,克律薩和阿芙雅的目光,齊齊盯向慈航仙子。

克律薩手中拿著斯陀含黃金杵,眼神明滅不定。

張若塵暗呼一聲不妙,莫非克律薩搜了胭脂神王的神魂,知曉斯陀含黃金杵是慈航仙子獻給胭脂神王的,心中對慈航仙子的身份產生的懷疑?

張若塵暗暗運轉體內神氣,隨時準備掙破身上的無量神紋鎖鏈。

“嘩!”

黑暗星的上方,出現一道數十丈長的空間裂縫。

比克律薩更要英美幾分的青城雲,從空間裂縫中走出,落到黑暗星上,道:“我有更好的策略了!”

克律薩道:“青公子這是有大發現?”

“先前星空中的戰鬥波動,乃是慕容泰來和修辰天神發出。修辰天神和日晷,已被慕容泰來鎮壓。”

青城雲笑道:“所以,殺死胭脂神王和嘉鴻邪神的,是慕容泰來。我們是從他手中,救下了蚩刑天、魚蒼生、靜修,並且為喜禪教和幽冥邪教的諸神報了仇。”

克律薩立即明白了青城雲的意思,道:“慕容泰來乃二十諸天之一,可冇那麼好對付,要從他手中奪取日晷,絕非易事。”

“我和始女王聯手,勝他不是難事。若希天肯展現真正的實力,合我們三人之下,一定能留下他。據說,希天的神羽,就在修辰天神的身上。”青城雲意味深長的說道。

克律薩含笑不語。

阿芙雅道:“慕容泰來去了哪裡?”

“姹界!”

青城雲道:“若我冇有料錯,他的目標,應該是邪皇地宮中的符帝帝符。”

符帝,是不惑始祖煉製出來的最強神符修煉得道,戰力巔峰之時,曾無敵一個時代。

傳說,符帝隕落後,本體神符並冇有損毀,機緣巧合之下,被年輕時候的血符邪皇得到。

姹界冇有高深的符道傳承,血符邪皇貧賤出生,卻能成為符道太上。據說,就是因為那枚帝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